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ABO】禅那冬梅

摸了一下鱼,abo设定,雷者慎入
有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
1.
西门吹雪的剑正指着一个脑满肠肥的beta胖子富商。

后面跟着几个已经开始发狂的alpha官兵。
旁边是我自归然不动的叶孤城。

如果不是那个胖子的手里正挟持着一个正发情期的omega,西门吹雪的这一剑根本不会犹豫。也不会被甜腻的发情信息素刺激得额头开始滴汗。

诚然,西门吹雪是个正统的带着寒香冬梅信息素的alpha。有些花蜜的甜腻,但大多数是冷而清冽的,以至于没有人会因为他带着花香的信息素而怀疑他不是alpha。

后面的官兵已经开始怒吼。

西门吹雪侧目去看叶孤城,他居然冷静得出奇,面白如玉的脸庞没有出现一丝丝的错乱。
他心下一惊,难道对方的定力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可以抵御生理上的刺激。难怪有这样出世的剑法。

西门吹雪有些自惭形秽。

就这么出神的一瞬间,叶孤城已经替他出剑了结了那个胖子,后面的几个官兵急吼吼的要冲上来,叶孤城对他挑眉示意。

他知道什么意思——把他们解决掉。

不过为什么是他?

而叶孤城自己打横抱起那个omega进房安置妥当,又衣衫完整的出来。身上若有若无的檀香味一起未变。

自此西门吹雪对叶孤城的定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2.
西门吹雪一直很喜欢闻叶孤城的味道,沉静的檀香味,飘悠而深重,就像他本人。
每次闻到这个味道,他都会有宁神静气的感觉,当然偶尔也会让他狂躁。

西门吹雪甚至在晚上在香炉里点了檀香,以便能让他入睡。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夜不能寐的时候。

以至于第二天陆小凤在闻到他身上一股冬梅混着檀香味时,脸上出现了惊讶又恍然大悟的表情。

西门吹雪终于忍不住骂道:“别瞪了!知道你眼睛大。”

陆小凤嘿嘿一笑,“我倒不是惊讶你们两个…我只是惊讶叶孤城居然是个omega.”

西门吹雪:“???”

陆小凤看他表情,惊得捂住了嘴,“难道我弄反了,原来西门你才是…”
后半句在西门吹雪的瞪视下咽了回去。

西门吹雪脸上忽而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陆小凤打了个寒战,带连空气中的酒香味都颤了那么一下。他劝慰道,“西门,你也别太纠结了,ao结合本来就是天性,就像我每次闻到七童的花香味都会特别安静想睡觉一样,你也是人,有什么不正常的balabala”
陆小凤还在自以为贴心的劝慰西门吹雪别为自己的第一夜难过,西门吹雪脑中却以下了一个结论:
一般beta都是淡而无味的,又能在omega发情信息素熏陶下不动摇而又有信息素的,既不是alpha也不是beta。

这个结论令他觉得荒谬又合乎情理。

原来叶孤城一直是个假装自己是alpha的omega。

不对,西门吹雪忽然猛然想到,对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属性,一切都只是江湖传言和他自己潜意识的认知而已。

因为他太强了,几乎无可挑剔,自己就自然而然的认为对方和他一样是个五感和速度都具有优势的alpha。

3.

自从想通了这点以后,西门吹雪反而觉得释怀和放松。

但态度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

不可抑制的想要靠近和忍不住放柔的语气。

有时候他的突如其来的温柔会让叶孤城怔愣一下,他把这些神态尽收眼底,然后开始感到耳根发烫。

他一直把这解释为信息素的作用,未做他想。

4.
叶孤城发觉自己与西门吹雪相处的越久,越不懂得他的想法。

他起初觉得西门吹雪只是个一心想要和他比剑的小孩。

后来发现,小孩子的心思原来还是很难猜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问发呆的西门吹雪“你在看什么”时,对方会不自觉的结巴,然后在第三个字发出声前闭嘴。

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屋里突然日日夜夜都在熏香,当自己问及的时候对方还会脸红。

最不懂的是当自己和人交战时,他总是盯着不放。

这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

5.
西门吹雪越发觉得对方已经明了了自己心思,但还装作不懂。

甚至在追敌入林时在一泓清泉边邀请他一起沐浴。

他故意的。西门吹雪想。

衣衫一件件的剥光,叶孤城已经一跃入水,像出笼的金雀,入海的蛟龙。

而西门吹雪慢悠悠的,但还是入了水。

叶孤城看他入水,笑着向他过来。

Alpha的五感很灵敏,西门吹雪发现此刻空气中毫无平日熟悉的檀香味。任他怎么吸鼻子就是什么都没有。

于是他很唐突的凑近对方颈后闻——不是檀香味,其实是淡淡的海风味。几乎闻不出来。

叶孤城苦笑道,“江湖很多人都以为我是alpha.”

西门吹雪:“……你竟然不是omega.”

叶孤城:?????

叶孤城是个beta,得益于他的属性,使他不受信息素所影响,出剑更快,杀人更狠。

西门吹雪道:“那檀香…”

叶孤城道:“那是白云城特制的香料,里面有檀香和零陵豌豆,是我一直用的…”

西门吹雪“……”

一切都明朗化起来,横亘在二人直接的是尴尬的沉默。

叶孤城动身欲走,却被西门吹雪猛地拉住,“我非池中之鱼,为俗语扰乱心神,我心知你是与我论剑,与我意趣相同,结伴此生之人,哪怕你是alpha我都不在乎。”

叶孤城摇头道,“你只是错认了我的属性在先,自然会有这种错觉。”

“不,原本我还不确定,但刚才知道你的真实属性之后我便十分确信,一直以来令我夜不能寐的不是你的信息素,是你。”

叶孤城虽然是背对着他,但西门吹雪知道他是笑着的。

于是西门吹雪也笑了,绕到他前面看他努力掩饰喜悦的样子。

西门吹雪毫不留情的刺道:“想笑就笑,别掩饰了。”

叶孤城道:“我回去就把那些香料全扔了。”

西门吹雪满不在乎,“扔就扔吧,我给你配制新的香料,寒梅味的。”

评论 ( 8 )
热度 ( 1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