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春深似海【七】

本章涉及木樾(是这样称呼的吧?)微量天樾

有一小点隐晦的车

顺便好心人告诉我为什么人那么少,是太现实主义了吗...还是太情景剧了

14.
方木走进luciddream时,一个男侍应迎上来,问,“先生,有订座吗?”

旁边一个人见状拉住他,“不好意思,方先生,他新来的。”

方木没回应,径直走了。只听见后面两人在嘀咕,“他谁啊,什么来头?”

“老板的小情人啊,是个警察。”

“又是警察又是律师的,我的天…”

方木耳朵一动。继续向前走去。

舞场的人在狂欢,时樾没有加入,在旁边拿着一杯酒笑看他走过来。

时樾说了一句什么,太吵,没听清。

方木大声说,“你说什么?”

时樾凑近他耳边,大声说,“去露台!”

方木和时樾算不上情人,但可以算朋友,算床伴。

也有不少人跟他说过不少闲话。
“去游泳腰前总围着浴巾,肯定是生育过留了疤不敢给人看”“他好像以前被人包过的。”

这些话都没有成功让方木远离他,因为本来两个人就不是那样的关系,自然没有影响。但还是在他心中存下了疑问。

时樾说,“怪吧,今天不叫你自己来了?“

方木说,”刚破了个大案,来平静平静心情。“

此刻灯光柔和。

方木问,”你有过生育经历?“

时樾喝了口酒,”没有,为什么这么说?“

方木说,”有人传你谣言。“

时樾笑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真的呢?“

方木说,”那你现在肯定生气了。“

方木其实见过时樾腰上的那道疤,即使不是法医专业也可以看出不可能是生育留下的,所以他才敢问。

时樾伸手说,过来一点。

方木动了动。

时樾说,”现在陪我回去,到我房间里坐。“

方木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时樾说,”看什么手机?请别人回我家,你是第一个。“

于是,两人出门打了辆车。暗夜里,一声猫叫。

时樾开了房门,里面一片漆黑,方木走到背后,一把拥紧,把人转过来,两唇相贴。在门旁纠缠许久,摸黑走进房间,倒在床上。

宽了衣,便是腰肢扭动,香汗淋漓,方木边活动手一边放在那一片疤上问,”这疤怎么来的?“

时樾不答,嘴里只发出细碎的呻吟。

完事后倒伏在身,时樾骂了一句,”你他妈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问这种乱七八糟的问题?“

方木笑了两声。

时樾说,”是去刺青留下的。“

方木问,”刺的什么?“

时樾沉默了一下,说,”一些字,还有一些英文,”fuck me“.那时两个壮汉捉紧我,打了一针。等我醒来,身体就横在纸板箱边,发觉身上被刺了字。“

方木不响。

时樾说,”我穿了衣服,心里只有恨,就算去掉了,也觉得羞耻。“

房间沉于黑暗。

时樾叹口气,”算了,不说这个。“

方木问,”你跟那个律师,是做了戏,还是做了其他?“

时樾说,”什么叫其他?那个律师美国回来的,自负专横但是偏偏又总是对的,追着我好久了。每礼拜只跟我见面,开始盯我缠我,怪吧,还一脸斯文相。到了第三次,直接说去结婚。“

方木说,”你不考虑?“

时樾笑了两声,”说不考虑是假的,正考虑。“

方木说,”你年纪不小了。“

时樾说,”我以前见过的男人,大都毛手毛脚,只有他一动不动,想动不敢动。“

方木说,”一辈子互相看,是正常男人吧?“

时樾说,”你吃醋?“

方木不响。

评论 ( 6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