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春深似海[九]此章星江

16.
电影首映礼,主演主创除了秦朗全都出现。主演苏星宇便挨着江导坐。
苏星宇是话题的另一个中心,话筒问题全都聚在他前面,苏星宇只谈电影,对秦朗闭口不谈。

诸般事了,众人便合计去小乡村农家乐,醉水宜秋。
苏星宇上了车,来了几十米路,苏星宇才“呀”了一声,“江导居然不在这车上。停车,我要去江导那。”

副驾驶的田心骂了句,“小孩子脾气。”

才停了车,后面的车伸出头来,“什么事?”

苏星宇说“你们一个人和我换,我要上你们车。”

换上去却和江洋隔了老远,苏星宇气闷。

苏星宇说,“江导,讲个故事呗?”

江导恹恹,“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哪来什么故事?”

苏星宇说,“明明是我失恋了,怎么看上去跟你失恋似的。”

江洋不响。

苏星宇开始一个人哼歌,哼的是他成名前的小调。恬静悠扬,混杂着车机箱发出的声音,仿佛一部美国老电影。

到了地点,大部分人只大失所望,破败,旧落,跟现实中的乡村一样。

苏星宇一直在抱怨,“今晚我们还能回去吗?总不会睡这吧。有没有插座,我手机快没电了。”

副导说,“快别抱怨了,拾柴生火,还得吃东西呢。”

江洋去哪苏星宇便去哪。去了一块空旷无人处。
江洋说,“我知道你想追求我,但你能不能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全剧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苏星宇“哼”了一声,“又怎样,我单身你也单身,还怕别人说闲话不成。”

江洋说,“……起码过了电影宣传期。”

苏星宇大喊,“真的!”嘴唇便扑到他脸颊,顺便用手机来了张快照自拍。

江洋,“…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快门声??”

苏星宇“嘿嘿”两声,“我要发给秦朗炫耀。”
江洋叹气,“果然是小孩子。”

苏星宇把他熊抱一番,玩闹追逐便搂着脖子一起滚入草丛。

正欲起身,便听闻人声,是郝美丽和路小姐。

两个人起身,便把两位女士吓了一跳。

郝美丽说,“你们两个从哪冒出来的?”

苏星宇说,“我们散步谈心。”

流水肥鱼,呼啦啦围着一圈人。

副导说,“这块地方以前农家乐生意红火,不想今天落败成这样,委屈了各位。”

众人忙客套回应。

苏星宇说,“有没有酒?”

路小姐笑眯眯,“白酒二锅头有的是,不过说好今天不来硬货。”

苏星宇翻白眼,“谁要那个了,这种地方就该花酒陶冶情操,否则影响河鱼口感。”

路小姐不响。素知苏星宇心高气傲,不好应付。

江洋说,“这个小乡村别要求那么高了,花酒女人才喝的东西。”

苏星宇不响。

众人吃菜的吃菜,喝酒的喝酒,苏星宇嘴上说的不少,毕竟血气方刚,该灌的硬货仍旧灌下去。

路小姐手肘捅了捅郝美丽,“你也上去啊,去坐你师兄旁边。”

郝美丽扁嘴摆手,“我怕了怕了,坐他旁边,江导也在旁边,就不怕打翻醋坛子?”

路小姐讽刺说,“草地做生活,真能玩。”

郝美丽不响。

一群人醉天醉地,四处零散,只剩了江洋和苏星宇在屋子里,四仰八叉,醉死过去。

火苗仍然烧腾。

不知凌晨几点,江洋醒来,满鼻子的浓烟熏烧味,猛然坐起,才发现火舌烈烈,快要将二人包围。

便上前使劲摇晃苏星宇,苏星宇灌的酒不少,醒来仍然脚步虚浮,头沉沉如铁石。

江洋一边拉起他走,一边往外喊,“救火啊!”

所幸靠近水源,火势也不严重,很快扑灭。

但江洋仍旧脚发软发酸。

苏星宇酒醒过来才开始后怕。

苏星宇说“你知道吧?这把火从我的脚心烧起一直烧到我心头。”

江洋瞥他一眼不响。

苏星宇一惊一乍,“你救了我的命!”

江洋说,“你烧出毛病了吧?就这么点小火,我们连119都没叫。”

评论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