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春深似海【十】

17.
今日去参加一个晚会,陈霆手带腕表,玉肌生色,身穿西装,站在穿衣镜前。

项总面带笑容在身后看镜中的陈霆,项总说,“可以,好看的”

陈霆回头笑望他,说,“这次晚会何家的小公子也会去。”

项总不明所指,“何慕年纪小阅历少,根本不会威胁到我们。”
项总从后面环住陈霆的细腰,头便挂在他肩上。

陈霆静默片刻,说,“这么多年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

项总说,“怪你什么?”

陈霆说,“怪我当年拦消息,没让你回去看何家大公子最后一面。”

项总把头埋进去,叹口气,又笑了两声,“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我和何瀚确实从小就认识,但关系从来没好过。只不过父母都以为我们两小无猜,自己订了婚。其实他早就和林皓搞上了,哪有我什么份?”

陈霆说,“你们不是情人,难道连朋友都算不上?”

项总说,“不算。”

陈霆呼了一口气,“那那么多年来…”

项总说,“那么多年来我爱你。”

陈霆脸“蹭”的一红,骂道,“恶心!”

项总在镜中看得一清二楚,笑说,“我说爱你还有错啊?”

陈霆说,“那你笑什么笑?”

项总低低笑了两声,又说了句,“我爱你。我没跟你说过是不是?对自己那么没自信?”

陈霆说,“哦。”

项总说,“这就完了?”

陈霆说,“我也爱你。”

项总满意得仿佛打了个胜仗。

陈霆说,“你今天说这个不是为了和我离婚吧?”

项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粤语说了句,“你有没有搞错。”

陈霆说,“不要学我说话。”

项总说,“秦朗我会负责,但从没想过和你离婚。”

陈霆说,“挺好,当初怎么和他好上的?”

项总说,“你不也在吗?替他挡了个酒。”

陈霆说,“你这两天抽空去看看他吧,他在医院,没人照顾。”

项总应允,方才这段话使他仿佛重新回到了结婚前的时代,心中甚美。

于是时,他叫上林皓去了医院。

林皓说,“从医院偏门过,正门有一大票狗仔在蹲。”

到了医院,向值班医生了解情况,值班医生说,“这位先生情况比较复杂,下午专家会诊才能出结果,一旦确诊,凶多吉少。”


项总一吓说,“那还等什么,放弃啊。”


医生说,“这要听他本人意见,接近产期,也相当危险。”


项总乌云满面,拉了林皓进去秦朗的单人房。林皓有些犹豫,立于外面。


秦朗软声甜甜说,“项总,稀客稀客啊,总算来了啊?”


项总说,“情况还好吧?日期哪一天?”


秦朗笑笑说,“医生怎么讲?我是一路不顺,遇人不顺,育人也不顺。“


项总不响。


秦朗压低声音说,”一直想问问项总,究竟用了哪一种祖传神功,弄出这只怪胎。“


项总说,”先问问自己,为什么会弄出这种事来吓人。“


秦朗说,”外面什么人?一定是陈霆了,快进来呀。“


林皓走进来。


秦朗叹气,”林医生。我只能听天由命了,随便医生了,但是不管是一般胎,龙凤胎,还是双头怪胎,我是要生的,我怕什么?“


林皓不响。


二人走出去,在医院走廊上,林皓说,”项总一直天南地北的讲,却对主要事情闭口不谈。“

项总说,”什么主要事情。“

林皓说,”陈霆上次发难,吵得乱糟糟,你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还能全身而退,稳坐泰山。“

项总叹口气,”你一定以为,是我故意灌醉他,天地良心,我之前跟他虽然满世界乱转,但是从没做过那种事。但是有次在一个乡下,他帮我倒茶,放唱片,处处体贴,我就觉得他厉害。最后缴枪,输光为止。“

林皓不响。

项总说,”后来陈霆和我说搞出小人,我还不信,结果传来一张诊断书。我才知道,事情搞大了。我决定面谈,我说,‘其他少谈,开价多少。’他说,‘谈也不要谈,这个小孩我是一定要的’。后来再没来过电话。“

林皓说,”我之前以为是陈霆自己发现吃醋,自己找上门。后来我发现,根本就是你觉得摆不平,故意露出蛛丝马迹让陈霆知道。“

项总不响。

林皓说,”一切都是你在搞幕后策划,你知道陈霆手段狠,但又没有狠到杀小孩。你知不知道当时秦朗大腿腰身已有不少乌青,差点破相。“


项总说,”要讲好人坏人,我是最坏最恶的男人了。陈霆识相,懂事体,一直帮我,我会对他好。“

表情自然,并无愧怍。

林皓叹口气,”陈霆就是项总长期利用的一件工具,悲呀。“

项总说,”古人讲伴君如伴虎,我看形容你们两个也不为过,林皓你这么不清不楚的来,你当他不会查吗?“


林皓说,”项总你说话太不明白,你如果这么想的话,何瀚也是你竹马。“


项总说,”一个多年不曾说话的人和一个在你面前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你选哪个?“


林皓不响。



评论 ( 9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