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旧巷青砖 【 远尘】红楼au段子

在b站看到好多这对套红楼的,看着挺好,居然没人写…
刚好lo主算是红迷,忍不住写了两段…

这回叫做“痴宁少情迷安医师,俏逸尘巧设相思局”
哇咔咔,请不要太过认真的考究…
1.
逸尘起身告辞,乐颜陪伴同行。致远遥遥望着,只见两个背影,只觉得抓心挠肺。又不想去追。逸尘只装作不见,但心中也已猜个七八分。

又日见了面,试完药与银针,逸尘又欲拜辞,致远出声留人,“我要到好老弟家里去给老爷子请安,又恐怕老弟不便,不肯轻易留人。”

逸尘假意笑说,“都是自家兄弟,说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话。”

致远登时笑开了花,面上已有些不管不顾。

逸尘道,“刚才宁老爷叫你,你赶快去寻,免他罚你。”

致远见他言语细细叮嘱,已被迷得腿软筋麻,不知何处,一个劲点头,边走边回头。

逸尘心中恨道,“什么恶少,竟然存了这种心思,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与他那好爹爹一个样。”
2.
逸尘正与来家里学识香术的乐颜说话,就见远远有个人过来,乐颜皱眉道,“是宁致远来了。”
逸尘忙喊,“致远快些进来。”
宁致远喜出望外,进来见安逸尘不穿洋装西服,竟着了一件绛紫长衫,身子已酥倒半边。

因问道,“我们家老爷子在哪?”

逸尘道,“不知什么缘故去山里采香现在还没回来。”

致远道,“今日没有病人,怕不是闷得很?”

逸尘道,“正是呢,盼着有个人来给我解解闷。”

致远道,“我每日闲得慌,可日日陪你解闷。”

逸尘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哥哥,明白人心。”

致远听了这话,越发觉得撞在心坎上。身子就忍不住向前靠去。

逸尘一吓,“乐颜还在外边,别让他看笑话。”

致远方才规矩了些。

评论 ( 7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