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旧巷青砖(2)远尘红楼au段子

 图个一乐,切勿较真。


3.

春日回暖踏春,空地草绿坪上有的不少魔王岭上的年青人,珊妹与文家少爷故意放慢了脚步,在后头私语。

致远平日见他们两个扎堆必恼,必定要揪耳朵训一番,今日却没那心思。


逸尘道,“今日不见你纠缠他们,怎的?打算做别人小舅子了?”


致远嗤道,“倒不是说我能成什么事,珊妹开心也好,只不过人是文家少爷,我们家老头子他能同意?”


逸尘道,“那么一说,你还算为他们考虑了?倒是我会错了意。”


致远说,“那也不全是。”

走了两步,依次见些艾纳香,水中有芦竹,更多是鸳鸯香魂,一白一紫,相互依傍,清雅宜人。

致远便说道,“好啊,连花都成双成对,怕不是欺我身边无人?”说着便手胡乱拍打,把好些花拍打落地。


逸尘也不拦,只说,“这倒不像土生土长,倒像移栽来的。有花有水,只差酒了。”


致远道,“好老弟你不知道?魔王岭最不缺花酿酒,去随便哪个花农家里讨一壶酒,有的是。只是我恶名远播,怕是没人肯给我了。”


逸尘因笑道,“你倒也知道你恶名远播了?”话已如此,逸尘倒真的去讨了些酒,屋里是个美妇人,不曾言语便讨得了酒,二人登山渡水,过树穿花,共饮了些许。


致远手里拉他,行至溪头还要往前,逸尘推让,“前边没路了?你往哪里走去?”

致远手里仍旧不放,一个劲的说,“有的有的,我说有就有。”

果然到前边拐角跨过水洼一片开阔,又是一池明镜,前面还能看见几个花农,到了这里已经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致远笑道,“我怎么说的?我说有就有。你小时和我来过,不记得了?”

逸尘只当是寻他开心,便啐道,“我一年前才识得你,幼时还能和你来过?胡诌也不是这么个诌法。”

致远道,“嗳!以前你要什么我不是给你什么?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如今谁承想你心大?说忘就忘,倒把随便什么‘乐颜妹妹’放在心坎上。”

安逸尘一直当他编故事,抬头看到他在坡上望着自家,宁致远本来就俊秀不似凡人,这么一相映更浓眉大眼,面如皎月。逸尘心中想道,“我若是见过这般人物,又怎么会不记得?”于是偏头再不言语。

致远见他偏头不理,怎肯容他,就连忙伏身将他压住,两个人滚在地下,满身污水。逸尘恨骂不绝,“我说你诌,反倒闹起来,把我的衣服也糟蹋了。”

致远笑个不住。

到了挨晚两人方才散去。





评论 ( 4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