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旧巷青砖(3)远尘红楼AU段子

直接跳到了婚后。

本来应该还有一段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这里真的契合度超高!!

然而写出来太可里可气,虽然本来就可里可气。

可气预警!


4.

 文宁两家人同日到花神庙中拜那花神娘娘。双方算是招呼致意。佩珊袅袅婷婷,已作妇人装扮。手挽文家少爷,端的是仪表堂堂。




宁佩珊笑道,“真想不到安探长竟也成了我宁家人,我哥哥几世修来的福气。”



致远冷哼一声,“寻得了自家男人。这时候知道叫我哥哥了?从小到大,也就叫那么几声。”



佩珊不觉红了脸,搂着他手,服软道,“知道你待我好,我从此叫你哥哥了。”



逸尘一声不响,对着花神娘娘拜了又拜,投了愿签,又转身点香。



致远心眼一动,两眼已经盯紧逸尘投的签,趁他转身拿了出来,收拢在口袋中。



佩珊窥见所有,“嗳哟”一声,笑道,“只听说花姑司管百花,掌天地仙草,什么时候也保人姻缘了。”



致远“嘁”一声,“我们俩姻缘是命定三生,前世注定,管你什么花姑子,就连佛祖都动不了,什么时候求她保了。”



逸尘见他这般,也忍不过,说道:“歇着些罢!那世里造的孽,这会子现世现报,叫我那一个眼睛瞧的上!”一面说,又一面笑出来。



致远笑嘻嘻的上前,也跪下,假意拜了几下。便说,“阿弥陀佛!花姐姐勿生气!”



佩珊道:“呸!在花神庙说劳什子“阿弥陀佛”,别是拜天地时把头给磕傻了。”



二人与众家仆出了门,致远搂他脖子,深深一嗅,因说道,“好香的味道,我如今竟闻到了。”

逸尘低头嗅说,“什么味道,我可不知。别是你鼻子才好,又嗅觉失敏。”

致远想了一会儿说,“绝对不是,初时隐约可嗅,这几日愈发浓烈,你一离开便消失,不是你可是谁?”

逸尘方要说话,致远又说,“对了,逸尘,你投的什么愿签?告诉我可好。”

逸尘抬手整理头发,“说来给你取笑?与你解闷?当我什么人了?”

致远道,“嗳,嗳,我知道了,你一定写了你我二人长长久久,是也不是?我也不知你是不是了,我总归是的。”

逸尘道,“你刚才连愿签也没投,又成你是了?可别当我是个瞎的。”

致远闷声说,“你不说,便当我不知道了。有时候,可不是我说,你装的可真不像。”

逸尘一呆,“什么?”

致远道,“我不说,说了你和我怄气。”

逸尘失笑,不再作话。






评论 ( 5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