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论追命的童年阴影(主追命)

对,这文是冷追,有凡隐

==================================

“追命!”铁手气喘喘一步三摇的追过来,他可没有追命这样的好轻功。“你怎么又来倚红楼?又想家了?”

追命刚进来的时候就因为喜欢在红楼倚红叠翠被诸葛正我和无情挑过毛病,

“追命。你现在是神捕了,又一直活跃在接触民众的第一线,你代表的是我们大宋的形象balabala...”

追命挠挠头,笑笑,“我每次去倚红楼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周围全都噤声,真是想不到追命有这么悲惨的身世,铁手温和而又好心的拍了拍他肩膀。

而追命仍然不知道他们误解了什么。

他想起每天披红挂绿、顺带惨无人道使唤他、折磨他的隐隐,和挂个严肃脸明明在想着怎么吞并别的宗却仿佛在批改奏折,对隐隐把他挂到树上展示裤衩视而不见的鬼厉爹,翻了个白眼。

虽然自己就是受不了两个爹整天疯疯癫癫抽风才跑出来的,这么一说倒是有点想他们了。

追命难过的瘪起了嘴。

他也是出来之后了解了别人家孩子的教育方式,才明白自己原来过的都是非人的生活。

例如说他爱喝酒的习惯,谁家父母会灌自己还不到六岁的孩子酒的??

想到这里,追命愤恨的仰头又喝了一口酒。

于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他一脚踏出鬼王宗的驻扎地,踏出了他生活了十六年的家,开始在外面混江湖。誓要做一个顶天立地、惩恶扬善的捕快。

十六岁还是个愣头青的追命,一头扎进神侯府,第一堂课上展示了今世十大魔头排行榜。

追命眯起眼睛

——“第一丁隐,第四血公子鬼厉?噗!!”

喷洒出来带着酒香的液体不偏不倚喷在了他前座代号叫冷血的同为新人的后脑勺上,冷血回头一道精光射来,追命赶紧作揖求饶,“对不起啊冷师弟我不是故意的,不过这酒是珍品,洒你头上你不亏的,不然我请你喝一口?”

追命拿起酒壶伸手递给他,亮晶晶笑吟吟的样子很有说服力。

高贵冷艳的冷师弟摇了摇高贵的头颅,又转回去。

追命呼了一口气。

一边又震惊的想,原来他一直想岔了,他们家不是什么普通的土匪窝!他们家是有头有脸的土匪窝!

授课的是个小老头,但更像是说书的,把榜上十个人的经历和外貌讲得绘声绘色,尤其是对排行第一的丁隐怎么杀人不吐骨头当年怎么血洗蜀山怎么个血流遍地,极尽所能描绘出来。

追命的眼前浮现起眨着红眼睛对他说“小商不哭”的隐隐一阵恶寒,屁股不自觉凉了凉。

那可是小时候让他揪头发,骑身上的人....

追命觉得自己真傻,真的。他单知道飞来飞去的是行侠仗义的大侠,不知道飞来飞去的还有他自己的两个恶人爹。


到了四大名捕都开始混熟后,也多少了解了彼此的身世,无情是被灭门的遗孤,铁手是家有老父的普通人,冷血是动不动就变成狼人的狼族王子。

除了追命,大家一直对他家里的情况讳莫如深,只能从偶尔的只言片语体会到——

“追命,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爹,隐隐,玉阿姨...”

“等等,你娘呢?”

“隐隐不让我叫他娘....”

“......”

一般话题到了这里,就没有人再敢问下去。


有一年,追命被锁在金明寺,锁链缠腿,受了重伤,不知怎么让丁隐知道了消息,传信说要来看他。

虚弱的追命垂死病中惊坐起!

他一个街巷画册都有画像的魔头来中原武林,不被围攻才怪。

什么?他当然不是担心会出什么事,他害怕的是那些没头脑的正道武林人士会出什么事!

追命鬼鬼祟祟的起身,没回过气,咳了两声,又鬼鬼祟祟的穿衣出门,却被端着药的冷血撞个正着。

“追命,你伤还没好,你要去哪里?”冷酷的语调不容置疑。

追命对这个喜欢把自己代入时下流行小说《霸道王爷俏王妃》《我的狼人相公》的小师弟感到非常的无奈,“我肚子疼,我要上厕所。”

冷血斜了他一眼,“我陪你去。”

“别别别!”追命实在害怕他又来一个公主抱。“隐隐来看我,我要去找他。”

冷血松了口气,“找你娘为什么要那么鬼鬼祟祟?你大可以叫他来神侯府。”

追命皱紧眉头,摆摆手,“不不不,你不明白,总之你现在陪我去一趟。”

“我?!!陪你去?!!”冷血的眼中忽然闪耀出无限欣喜和闪亮的光芒,但是想到自己的人设,又敛了敛。“既然如此,好吧。”

追命看到他的反应,娴熟的翻了个白眼。

“一会儿看到他不管什么样,你都不要惊讶。但是记住,千万不要动手,要控制好情绪,不要动不动变成狼人,那家酒楼摔坏了桌椅我们赔不起的....”

冷血很不明白,嘴里忍不住嘶哑吼了两声,“知道了。”

难道自己在追命的印象中就那么不好,是随便滥杀无辜,喊打喊杀的人吗?冷血很烦恼。

追命“嘻嘻”笑了两声,学着隐隐的样子拍拍他头,“冷血乖。”

冷血不耐烦的扭扭脖子。

冷血是四个人当中年纪最小的,明明血气方刚,却总要装老成,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追命看到冷血这幅样子,又笑了两声。


走进香染街口孙羊店二楼的东厢房里,并没有如追命所想象的那样,一身红袍的丁隐脚踩两个小厮,一手抱酒坛,一手晃人头的景象。

相反,他束起长发,长身玉立,穿蓝白暗纹的衣服,像极了名门正派的世家子弟。

艳丽的眼眸看见来人,绽出笑颜,端的是娇俏轻巧,而不是平日的——狠如蛇蝎。

“小商。见到我怎么不过来?”

"你抖什么?"冷血狐疑的看着身边平时不管遇到什么危险都笑嘻嘻的人。

----------tbc-------------------



评论 ( 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