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论追命的童年阴影(2)

丁隐其实和鬼厉偶尔吵架,经常打架。


但他们不知道哪里来的共同的教育观念,每次吵架打架必定要避开小孩子。


他们的上一次打架就是因为追命说要出去混江湖,行侠仗义。


丁隐气得砸东西,拆帘子“养了十几年,养了个白眼狼,真是白养了!”


鬼厉“嘁”了一声,“怪谁啊?小时候请人教他仁义道德的可是你。他现在想出去当个大侠,不是你想要的?”


从追命小时候就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两人做恶人,行恶事,却教他要行善,要惩恶。


也不愿意教他武功,说是“我的武功太烈,你受不了。”


所以只练了一身绝世的轻功。


丁隐其实道理都明白,只是有些气不过。

“气死我了,当初就应该把他掐死。”


这句话鬼厉十几年来已经听了上百万遍,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微不可查的翻了翻白眼。


如果真的想把他掐死,又怎么会特意去读书识字,特意学医问药,特意对外界隐瞒消息。


鬼厉说,“如果他遇上了天墉城的人,你当如何?”


丁隐冷笑,“天墉城现在只剩一个不成气候的小姑娘,怕它什么?难道说与他什么话他就认了?更何况那臭道士又不是我们杀的....”


其实天墉城不是没有人来要过人,妙法长老带了一众人——说是妙法长老,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姑娘。

丁隐只不过随口说了句“被我们分来吃了。”那小姑娘居然相信,哭着跑回去了。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