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上帝不响

一开始只是空闲时来一次,后来变成了每个周末都来,而频率还在增加。

媒体开始怀疑布鲁斯韦恩是不是在堪萨斯养了什么小情人。

他现在窝在肯特家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播着84年的老电影。他没看过这部电影,但他想这是克拉克.肯特会看的电影类型。

布鲁斯只对电影里那个被拎起来的,美艳狂乱的女人有那么一点感兴趣,仅仅因为她是一个母亲。

玛莎肯特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讲话。
“布鲁斯,哥谭的生活好吗?”

“好,可是没有这好。”布鲁斯心不在焉的回答。

“你家里住了几个男人?”

布鲁斯狐疑的抓住了其中的重点,“我家里都是男人,没有女的。”

玛莎一直保持着笑容,“是,是,我知道。”

“算上我,两个。”布鲁斯回答。

房间里又沉静了一会儿。

“玛莎?这个点你一般都休息了。”

“我在陪着你,孩子。”玛莎笑出声来。

陷入沙发的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措,像只忽然莫名其妙被踢了一脚的猫咪。

“对不起,对不起…你去休息吧,我也该…走了。”布鲁斯站起身来。

玛莎显得不解和疑惑,“你知道你完全可以留下来的,现在很晚了。”

“在晚上我有别的事要忙,走了,玛莎。”

他走到门边时,他听到玛莎说“你是因为那是克拉克的房间对吧?你甚至不敢看他的照片。”

布鲁斯顿了顿,又消失在夜色中。顷刻间,堪萨斯农场响起了直升机嘈杂的螺旋桨声。

农妇把狗赶到了门外,侧身进去关了门,“可怜的男孩…”她说。

有一次他来时,恰好遇上了路易斯莱恩。

精明强干的女记者披着长发,坐在他平时坐的那个位子上。

看到他进来,敛起了笑容。

她说,“韦恩先生?所以这就是你总是来堪萨斯的原因?”路易斯皱起了秀气的眉毛。

玛莎身上还戴着围裙,端着烤饼,“露,布鲁斯可帮了我不少呢。”

玛莎日常寒暄了两句,便被路易斯拉到了一旁,从她们的唇形可以读出。

“玛莎?你怎么会认识他?”

“他不是克拉克的朋友吗?你看起来不是很喜欢他。”

路易斯嗤笑两声,“我可从没听说过克拉克和他是好朋友,外界都说他是个傻瓜花花公子。可我看得出来,他是个奸诈擅长投机的商人。”

玛莎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路易斯,亲爱的,不论他撒了什么谎,他的爱是真实的。不是所有的都是谎言。”

布鲁斯觉得胸腔在剧烈的起伏,他死死瞪着空气,又一次起身走了。

到后来超人回来了,他有了新的队友,金色的球形建筑也开始转动。

他们开始一起回堪萨斯,大多数时候是在战斗以后。
和以前不一样,现在他们总是一起。在瞭望塔上要寻找其他任何一方时,另外一方总是最先被询问到的那个。
超人对此表现出没有掩盖好的欣喜,而蝙蝠侠却对此非常苦恼,虽然大家都认为那是他装的。
他们也总是争吵,而蝙蝠侠开始会让步,遇到超人尖锐的讽刺时他变得一言不发。而另一方因此而更加暴跳如雷。

在韦恩的私人飞机掠过阴沉昏暗的美利坚上空时,两人一直没有说话。他们确实有更为简单快捷的交通工具——超人本超。
而谨慎的人类坚称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困扰。

“以我的速度根本没人会发现,何况今天天气很阴沉,布鲁斯。”

“我想我不需要再复述我所列的六十三条风险?”

在玛莎面前,他们又很有默契的收起一切锋芒和不忿,却仍然冷静的保持着沉默。

他们从不对视,从不进行直接交流,往往只通过玛莎,有时是克拉克名义上的表妹莉莉。

而玛莎从没揭穿这一点。

莉莉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已经到了摆弄花裙子,抹口红的年纪。

她会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在客厅对着小镜子涂涂抹抹。一头金发,一开口还是一口小镇口音。

有一次布鲁斯瞧了一眼,便看得出那管口红价格不菲。
他沉了沉脸,“莉莉,这好像不是你这个年龄支付得起的东西?”
“说什么呢?先生。我当然买不起!别人送的。”
布鲁斯沉吟半会儿,“你要知道,男人们送你东西总是另有所图,男人都是高级骗子。”
莉莉咯咯咯笑起来,“你怎么把自己也骂进去了?你不也是男人吗?”
克拉克在旁边喷笑出声,“莉莉,你别逗他了。送她口红的是个女孩子,是个哥谭人。要是个男人,镇上的三姑六婆可耐不住啊。”

“网友?”布鲁斯问。
他后知后觉的想起这是今天他们来到这后讲的第一句话。

克拉克好像抓住了时机,一下子把话全都倾倒出来,调笑道,“论化妆技术你可比不上这位先生出神入化。”

布鲁斯知道他是在取笑有次出席晚宴前,自己用娴熟的手速上了妆,以此来掩盖自己堪比吸血鬼的浓重深黑眼圈,苍白失去血色的面颊和发白起皮的嘴唇。这一次他特意用了些遮瑕膏来盖住他额角的伤痕。

他又是那个风情万种,嘴角含笑的花花公子。

左右照了两下镜子,抬起头才发现超人一直在盯生化武器一般盯着他看。

他感到升腾起一股羞怯的怒火,“看够了吗?”

超人出神的喃喃“原来你的美丽是这样来的。”

布鲁斯站起身,“并不是蝙蝠侠才需要面具,我在作为布鲁斯韦恩时同样需要,任何一种意义上的。怎么?待了那么多年大都会,还对这事那么大惊小怪?该长长世面了,小镇男孩。”

超人的嘴唇动了动,他想布鲁斯有没有发现他一害羞就会说很多话?他一定没发现,他发现了就会改掉。

晚餐过后,玛莎在屋子外收拾庭院,屋里只有他们三人。

他们两个又爆发了剧烈的争吵,同样的原因,同样的无法退让。
莉莉吓了一跳,赶紧慌慌张张跑了出去。
克拉克的超级听力能听到她和玛莎说,“克拉克和他的男朋友吵架了,他们吵得很凶。我从来没见过克拉克这么凶。”

“亲爱的亲爱的,别为他们担心。我去看看,你先回家去吧。”

“我怕他们会打起来…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我会哭的…”莉莉的面色泛红。

“没人会这么对你。孩子。先让我进去看看那两个小鬼,真是的。”玛莎不满的抄着扫帚,进去了。

她用扫把的手把一头在桌子上敲了三下,“嘿,男孩们。别以为我没发现你们的问题。你们不是青少年了,告诉对方你们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布鲁斯发问,他一直都知道一直以来怀着无名怒火的并不是自己。

“我?我什么都不想要,拉奥啊。布鲁斯…”
“看吧?玛莎,他就是这种态度…”

两个人眼看便又要吵起来。

“克拉克!克拉克!你们都停!”玛莎嚷嚷道,“克拉克,现在告诉布鲁斯,你想要什么?”玛莎直视着他眼睛,仿佛在逼他回答。

一直是这样,从小到大他对玛莎一点办法都没有,永远处于弱势的那一方。可是布鲁斯说不是,无论在哪一段关系中,主导方一直是你。克拉克在深夜漂浮在房间的中央久久回想着这句话。


“拉奥啊拉奥…我只想要他爱他自己。”克拉克说,无助的捂住了脸。

布鲁斯再没说话,目光也没再离开过他。

玛莎笑了。她意识到问题已经解决,借口说外边还没收拾完,离开了这间屋子。

“你穿过我那件夹克衫,上面有你的味道,我闻得出来。”克拉克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在我死去的那段时间,你总是来这里,我也闻得出来。可是你这么做不是因为爱,你不爱我,你也不爱你自己。”

“所以你在气这个?”布鲁斯问。

对面的人没有回话。

他想起他小时候,喜欢来到父母的房间,埋在他们的遗物中去闻残余的香水味,他曾埋在里面嚎啕大哭,有某一年那股味道忽然间消散了,他意识到大概阿福做了些收拾,但他还是喜欢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现在他的嘴唇印在克拉克的嘴唇上,就像以前他印在那些衣服上。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