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白富美

倚石坐花下 长发美人肩

© 布鲁克林白富美 |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危险妻子 超蝙AU abo

又名《精分现场》

=====================

“B。”超人微微有些气喘,尽管他实际上并不需要呼吸氧气进行存活。“我们的联盟资助人被绑架了。”

蝙蝠侠皱起眉,“我知道。”

“你一点都不担心吗?我完全听不见有关他的任何信息。我以为你们认识?”超人像条被大雨淋透缩成一团的狗。

蝙蝠侠表情缓和下来,看着他,“这不好吗?如果撕票,你的朋友克拉克肯特可以得到全部财产。”

超人看起来难以置信,“你们有仇吗?你为什么那么恨他?”

他持续盯着蝙蝠侠看了一会儿,等着让空气中的每一个细节告诉他,到底应该是谁导演了这场戏?他想要聆听空气中的每一个声音,可是无论是哪一个,都没有他想听的那个。倘若必须在蝙蝠侠和布鲁斯之间做出抉择,他想要做出正确的决定,如果有的选的话。

但说到底,永远有得选。

也许他当时选了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也许他永远不会了解,到底自己的选择是一件多么侥幸的事。

蝙蝠侠吐了口气,“我永远做我该做的事。”

-----

“无法证明到底哪个谎言才能算是真相。”

现在,超人又变回了小记者克拉克肯特。他回到了韦恩庄园,那个古朴,沉静却仍然让他感到陌生的地方。

他差点记不得原来的样子,有一个管家,回到欧洲度假了。布鲁斯的养子迪克格雷森,自从他们结婚过后也只出现过那么几次,还在布鲁德海文上大学。

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这是克拉克记得的韦恩庄园。他毫不意外看到哥谭警长詹姆斯戈登和几个工作人员在庄园门前等着他。

“如果你不希望记者拍到我们最好赶快进去,”戈登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肯特先生,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克拉克现在看上去很狼狈,他的格子衬衫因为临时塞在了哪个角落而皱成一团,脸色像煤炭一样。

“好的,请进。”克拉克微微点头,不确定是否要刻意让戈登感觉到自己的紧张。

工作人员拿着仪器四处检测,戈登拍了拍他的肩,“有我们在,请放心。现在暂时还是对外封锁消息。”

“麻烦你们了。”克拉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眼角瞥到有两个人正在提取地板上的血样。那当然是布鲁斯的血,飘散在空气中的松香可以证明。

旁边的台上陈列着他和布鲁斯的结婚照。桌子上有绑架犯留的便条。“准备好两亿,否则就杀了你丈夫。”

戈登问,“你有什么头绪吗?”

克拉克摇摇头,装作有些眩晕,“完全没有。”他想到小丑,想到蝙蝠,还想到布鲁斯。

“两亿元不是小数目,但是对布鲁斯韦恩来说,是完全可以筹到的。”

克拉克应了一声,他感到茫然,他并不开心,他也并不紧张,他只是清楚的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他当然知道对方完完全全不是为了钱而来,否则为什么连超人也不知道。

水槽里有一对刚刚用过的马克杯。里面还有残留的咖啡,其中一个还是他常用的那个。

这下轮到克拉克感到完完全全的惊愕,因为他可以确定,在今天早上出门过后就再没有回过这里。

他觉得实在有点可笑。


评论 ( 2 )
热度 ( 13 )